开心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我在巴基斯坦打增援:飞跃拉合尔

时间:2019年11月21日     作者:蒲琳涛;     来源:    阅读:      字体:

(一)

一觉醒来,其他人已经吃过早饭了,这边早上5点天都亮透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闷热了。来不及慢慢吃早饭了,到食堂里抓了个馒头分分钟解决,又拿出在安质部领取的大水壶灌满了水。

脖子干疼,顺手抹了一把,一手干皮,只一天脖子就被晒脱皮了,赶紧又回宿舍穿上带的防晒衣,在巴基斯坦的户外穿短袖才是真正的勇士。以前的同事李工送了个挂在安全帽上的防晒帽沿儿,后脑勺不那么晒了,笔者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全副武装,虽然热的要死。

6点准时出发,大门外的警察已经在警车上等着了,我看到肖队长在一辆红色小巴车旁对我招手,就小跑了过去。小巴车外面贴着当地的文字和图案,很特色,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不仅仅是小巴车,这里的拉物料的卡车、拖拉机也是打扮的五颜六色,插满旗子,仿佛“福禄寿”版的变形金刚。

上车后发现车内比较破旧,感觉接近报废状态了,看到相熟的负责现场技术小刘,就挤着坐在了一起。大家都是一副没睡饱的样子,有的趴在椅背上,争取多睡一会儿,有的在玩吃鸡游戏,有的在看抖音。车里灰尘大,玻璃窗关不上只能用挂着的毯子当帘子挡住了,车顶一圈是五颜六色的彩灯带,仿佛随时可以开趴。抬头一看还有空调,一阵欣喜,伸出手戳了没戳动???原来是个假的,模型而已。人到齐后就准备发车了,也没有车钥匙,司机从门口上车的地方掀开车厢底板,趴下伸手在里面摸索一阵,车子就呼呼的启动了。

7点整到工地车站集中点的时候,老巴们来了一部分,陆陆续续,昨天跟着老师傅已经知道了后续工作的流程,也轻车熟路起来,今天给单独分了4个老巴,安排2个去拆承轨架,2个去拆钢模板,老师傅带人在后面养护和倒运钢模板、刷油工序。

劳务队老板带的老巴来自各个地区,但大部分文化水平低,基本没上过学,个别上过学的英语好的,又或者学了中文或者一技之长的,基本被自招为电工、木工或者翻译。自招的人经过系统培训和前期有人带进度很快,正线二队基本都是自招的,每天进度甩正线一队一大截。

说实话,让我带老巴干活有点像急先锋遇上了慢郎中,看着老巴们取出手套一只只带上,仿佛在抹护手霜,又一步一步挪到工作点,我的火气有点上来,只能手臂直挥,叫喊着:quickly!quickly!看到我大喊,他们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因为每天的工程进度虽然是下午7点多报送到QQ群,其实要到10点才能完成,发在群里的不是已经完成的,而是今天必须要完成的目标,抢工期间每天的任务都是倒排计算的,所以,必须今日事,今日毕!

(二)

巴基斯坦地广人多,加之文化教育普及度不高,招来的劳务队的老巴有的讲家乡话,连巴基斯坦的“普通话”——乌尔都语都不会,更别提英语了。偶尔能听懂几个单词,就很不错了。交流基本就是一个单词重复,配合手比划演示,下次他们就懂了,或者用手机翻译软件,翻译成乌尔都语给队伍中年纪小点的看,还能满足基本交流。遇到说方言的就让懂乌尔都语的先沟通,再和我沟通。在巴基斯坦,笔者学会的第一个乌尔都语不是巴基斯坦,而是“加吧、加吧”。中午12点,正线上的老巴们不约而同的放下了工具,笑嘻嘻的看着笔者,嘴里不停的说着“加吧、加吧”,我一脸茫然,身边的老师傅说,那是吃饭时间到了,要去吃饭。

中方员工的饭是驻地做好后,装上皮卡车挨着各个车站施工点送来的,除了午饭,还有一桶绿豆汤消暑。老巴们则聚在一起,吃是称为“查巴提/恰巴提”(chapati)的粗面煎饼,配以胡椒、姜黄等做的咖哩吃着很香,但是卖相不好,他们不用餐具,洗干净右手抓着吃,而且顿顿吃这个,没有改变。中方员工大都喜欢吃当地卖的另一种叫“不邋遢”(phulka)的薄饼,如果加个鸡蛋就很奢侈了。

今天天气明显凉快了,天阴沉沉的,没想到刚吃完饭就刮起了沙尘暴,漫天黄沙袭来,颇有电影画面感,人在翼梁板上都站不住,眼睛也睁不开。怪不得天气那么热老巴都围着纱巾,原来还有遮挡风沙的作用。沙尘暴持续了一下午,夹杂着小雨,车站的顶棚被吹的哗哗响,总是担心吹飞了,但是大家的进度没有受到影响,拍拍灰尘继续投入战斗。

(三)

过了几天,施工点又挪到了23站,焊轨机发到现场了,老师傅也走了,肖队长安排我独立负责全部后续工序,分了10个老巴,有以前负责道床养护的老头,我叫他“Old Man”,喊几次之后我再喊,他就知道我叫他了。老头是从自招队伍中分给我的,也是我的队伍中唯一一个自招人员。他知道自己的职责是给混凝土养生,平板车架在钢轨上,放四个蓝色的大水桶,底下接着水龙头,他从这边推到那边,按照要求新浇筑的道床四周盖好麻布要养护足足七天,不然达不到要求就裂缝了。每次混凝土养生用完水了,就借我的手机给桥下的司机打电话,联系上了就竖个大拇指,然后把水管从桥面放下去,底下水车利用发动机将水泵上来,一次加满可以养护100米。

除了“Old Man”,其余大部分都不是以前我带的老巴了,这里的老巴没有攒钱意识,基本理念就是挣了工资就回去养家糊口了,然后再来上班,每次都得重新手把手再教,让人头痛不已。

后来习惯了,幸好有两个骨干一直跟着笔者,拆螺丝、凿混凝土这类力气活都是他们抢着干,当然,我是打着中巴友谊的旗号送风油精获得他们的认可的。

施工慢慢进入白热化,干完22-23区间后,工点挪到26站,从26站向25站进行双线施工,项目部从综合队调了经验丰富的老曹到现场负责右线,肖队负责左线,我负责左右线的收尾施工,就带了20个老巴同时左右开弓,比以前更忙了!这个时候大伙儿干活基本都是红着眼了,进入了“狂暴”模式,现场也常常有了争执声,各队之间开始拼进度了,不是左线的人拿了右线的钢模板,就是右线的拿了左线的工具,或者同一条线的板车收料和养生的车顶牛了,吵归吵,都是为了工作,一会儿就和和气气的了。

老巴安全意识不是很高,安全帽不好好戴,黄马甲随便一穿,有的发了劳保鞋也不穿,隐患极大,对于现场安全保护不满足要求,冯部长就天天到工地巡查,发现一个纠正一个,对严重违反安全管理的就地罚款,严重的当场开除。冯部长说,必须引起老巴的重视,现场安全不容讨价还价。经过整顿,现场安全文明施工面貌大大改观。

现场的人忙的来回转,驻地的其他管理部门也是忙得够呛,物资部根据提料单天天出去采购工具,顺带维修现场送回来的损坏的工具,采购、点收、发料,忙起来就是一刻不停;办公室每天都要对现场人数进行清点核对,考勤、工资要每天清算,每天都有人离开和新的员工报道,培训完后送到沿线各点补充,有的还要进行岗位调整,四五百人的数量每天要更新;工程部则每天要与监理打交道,每天陪同监理到现场进行报检,测量队负责人是我第一天到宿舍没见到人的显哥,他带精测队,扛着沉重的仪器在现场正线四处测量,辛苦不言而喻。

天气越来越热,每天大水壶带的水喝完了还不够,因为商店在桥面下,而警察一般不让中方员工私自下桥买东西,基本都是把钱给老巴,让中午吃完饭买水带上来,一天喝三四升水基本都蒸发了,仍然口干舌燥。

这里雨量少,日照充足,当地产的西瓜自然是瓤红味美,平时没机会买,看的眼馋。项目部工会组织送清凉,就买了西瓜,午饭时给沿线几个工点送去了,大家围在一起吃着西瓜,嘴巴感受着凉爽的清甜。

有时,等报检完的时候都晚上11点了,大伙儿都下桥去坐车上等回驻地,司机一时半会儿没回来,10个小时没吃饭了,饿的心慌,肖队长自掏腰包给我们买了汉堡,虽然味道不如国内的可口,但这个时候还要啥自行车,三两口就解决了,司机也回来了,就发车回营地。肖队虽然很累,在车上也没闲着,白天没时间,晚上就要总结今天的进度和问题,安排第二天的工作,说着说着没声音了,扭头一看,人已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