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征文】我和父亲有个梦

时间:2019年11月26日     作者:谭帅     来源:    阅读:      字体:

“7766机车,12道有车线调车信号好了!”

“7766机车,12道有车线调车信号好了,司机明白!”手指、眼看、口呼,双岗确认,大闸缓解,随即传来“嗵嗵嗵嗵”的发动机声。

就这样,父亲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1998年的8月8日,刚刚结束了“南疆战役”的他,紧随一局新运大军的步伐来到了朔黄线上,成为了运转车间的一名机车乘务员。当时,他和母亲、姐姐在山西常驻,我则是一人在千里之外的河南,那年父亲34岁,我10岁。

在此期间,受铺架工程生活环境、住宿条件的影响,双亲只得把年幼的我放在了家中由外婆照料着。虽说是万分不舍,但也着实是出于无奈。

之后,随着企业的发展,工人们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成批成片的砖瓦房建了起来,凡是拖家带口的公司也都一致给安排了“单间”。

2005年暑假,我也已逐渐长大,这时父亲决定把我带来一起生活,一来沟通沟通感情,二来也让我了解一下这个单位。一番告知叮嘱,半个月后,我和舅舅如期来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当时,我们一家四口在时隔三年之后第一次重聚了,相处的那两个月里,我除了有两次跟父亲跑车的时候说了几句话,多数时间里还是愿意跟母亲与姐姐呆在一起。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确实也是因我长到十三四岁的时候,总共才见了父亲几次面的原因吧!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子女异地借读问题在公司的帮助之下也都得到了解决,这时,父亲便决定让我到山西来读书。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我们一家四口真正实现了团聚。最终,在与这个企业长期的接触之后,我偷偷告诉了姐姐自己的一个决定:我也要加入到开心彩票的行列中来。当时父亲并不知道,直到有一次他与姐姐闲聊的过程中,才无意间得到了这个消息,听到之后先是差异,后来便是高兴了。

“把一局梦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不要把它断在了你这一代身上。”这是爷爷曾经告诉父亲的。那年我17岁,父亲41岁。

2011年9月,我再次来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

这次,我已不再是探亲了,那天,我如愿实现了自己的铁路梦,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一局新运人。几个月后,当我穿上那身深蓝路服站在他的面前时,父亲打心眼里乐了,随后的日子里,我和父亲的接触,更多的也都是在工作上了。

“老爹是乘务员,儿子是值班员,儿子让停车老爹绝对不敢前行半步啊。”一时间里,这句话语传遍了单位的角角落落。当然话说回来,这也不过只是大伙儿的一句玩笑罢了,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工作嘛!就这样,长这么大以来,我头一次变成了父亲的“顶头上司”。

那一年,我23岁,父亲47岁。

2012年,我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事,与相恋6年的女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多后,女儿出生了,她的到来着实给家里增添了无限乐趣,这时,父亲回家探亲的趟数竟然开始增加了起来。人们常说“隔辈亲”,原来我还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现在的我是切实体会到了。“隔辈亲”是因为父辈们前大半辈子的感情仓库里,储藏了太多的悲欢离合,而在隔辈人身上他们看到了生命的延续。或许在他们看来,唯有对隔辈人加倍的关爱,才能弥补他们年轻时候对儿女们的亏欠吧!

如今,父亲再有几个月就要退休了,或许他握了38年的闸把子这次真的要放开手了,他也知道这一放可能就再也拿不起来了,但我想父亲也再没有什么遗憾了,因为,这里还有我在继续替他坚守。

这一年,我31岁,父亲已55岁了。

在他55岁生日的那天,大伙儿看到了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但我却发现那眼角分明有一颗晶莹的泪珠滑下。但后来我想了想,他的终点又何尝不是我的另一个起点呢?

父亲对我说:“我们的一局今年已经70‘周岁’了,而我们三代传承的一局梦也并未结束,要把这个梦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这是爷爷告诉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