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我在巴基斯坦打增援(三):中巴万岁

时间:2019年12月31日     作者:蒲琳涛     来源:    阅读:      字体:

(一)

吃完早饭,笔者去料库领了两把电镐头,凿混凝土太费了,几天下来镐头就磨秃了。正线养护覆盖的麻布袋没有了,只能去现场把养护完的区间收集了再用。虽然每天收尾的施工面短短几十米,但往返在翼梁板上,平均每天要走18000多步。

感觉腿凉飕飕的,一看裤子早已扯开个大口子,来了20多天了,除了驻地就是工地,两点一线,还没出去过,刚好第一个节点完成,项目部例行给大家“放风”。每几个月,项目部都会安排车辆送员工去当地的最大的商场“happier star”。摸着口袋里给的大干奖励和生活费5000卢比,笔者心想得买点东西犒劳下自己。刚好当天下了早班,晚上8点就回来了,匆匆扒了几口饭,衣服没换,脸也没洗就上车出发了。

商场很高大,造型时尚,跟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因为门口有警卫检查,所以负责中方员工安全的警察就在车上等待,我们自己进去逛了。进到商场我有点“震惊”,这里面和外面是两个世界,繁华与破落。看着自己的破裤子,连忙整理了一下,连续看了几家商店衣服价格标签,傻眼了,起步都是5000卢比以上,因为走的急,没带银行卡,好在也不是特别需要什么,看了下就早早出来等其他人了。当然,又免不了被进出商场的老巴拉着合影,被当人肉背景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其他人也陆续出来了,有的买了点水果、零食和日用品,有的买了丝巾,准备休假回国的时候带给亲戚朋友。约定时间到了,大家都采购完就坐车回营地,回去洗漱完又12点了。

正线双线完工,又掉头进行26站进行站内施工,唯一的好处是不用晒日头了,凉快了不少,老巴很高兴,手底下快了很多。

天空乌云密布,一会儿就下雨了,越来越大,雨点连成线条从天空中甩下来,现场一片白茫茫的,站内的顶棚被雨砸的蓬蓬响。前面的人都跑了回来,淋的湿透了,这样的大雨太少见了,大活儿都趁着这会儿休息下,大雨下了有半小时,就恢复施工,大家又陆续回到各自岗位了。站内施工很快完成,虽然人手又少了,好在左右线中间没有格挡物,转一个大圈就两边都完成了。

(二)

小刘负责现场工程技术,进行浇筑前各个工序的检查,原先带着一个老巴给现场负责画承轨台、方枕线,后来老巴跟着老板走了,就剩小刘一个人了。每天他都是最先去道床划线的,最后报检时离开,干工作兢兢业业,从来没有抱怨。

除了三队队长老曹,还有一个老曹,是我们中年龄最大的中方员工,负责正线钢筋笼焊和接地端子焊接,有时候已经浇筑的地方忘记埋入接线端子,老曹就自己拿起电镐,凿出适合尺寸,再用焊机焊上,标上记号方便夜班修补。

我到的第一天,同宿舍的见习生小胡小腿包扎了半条腿长的绷带,我惊讶的问受了什么重伤,小胡不好意思的说是不小心划伤了小腿,没什么大事,结果老巴医生蛮重视,就搞成这样了。小胡坚持轻伤不下火线,趟了一天就去工地了,结果没休息好,伤口化脓了,只能又躺下了。

见习生小郑瘦瘦高高的,一干活总爱出汗,在工地忙的没时间喝水,导致短短的一个多月肾结石发作去了两次医院急诊,看着大家都忙碌的而自己帮不上忙,小伙子郁闷极了。

翻译小张是我们一队最忙的,大部分复杂的沟通就要通过他来转达,小张开玩笑说他就是我们的答应,他在巴基斯坦已经待了七年了,爱人在伊斯兰堡工作,孩子也出生在伊斯兰堡。他不但自己来了项目,还介绍了几个自己在伊斯兰堡的校友过来当翻译,他们在学校期间学习乌尔都语,刚好我们现场紧缺翻译,解决了一个难题。

甘功斌是队伍中干道岔的一把好手,他带着6名中方员工和53名老巴不间断的进行交叉渡线短轨枕道岔的组装施工,这个是现场上比较“高精尖”的,现场往往听到甘功斌的指令的号子,洪亮、准确、不容置疑。

这只队伍不仅仅有分公司各项目支援,国内公司的其他分公司都调来了骨干,派来了帮手。事业部在当地的分公司从一开始也派出了各部门的管理人员驻扎现场,和项目部的人员一起施工,大家团结一心,迈步向前。

(三)

不知不觉中,斋月开始了。查了查资料,斋月的开始和结束都以新月牙的出现为准,在清真寺的宣礼楼上遥望天空,如果看到了纤细的新月,斋月即开始。而由于各地看到月牙的时间不一,不同伊斯兰国家进入斋月的时间也不完全一样。同时,因为伊斯兰历每年约355天,与公历相差10天左右,所以斋月在公历中没有固定的时间。2018年的斋月于5月16日入斋,直至6月15日结束开斋。

在斋月里,每天东方刚刚开始发亮至日落期间,除了患病者、旅行者、乳婴、孕妇、哺乳妇、产妇、正在行经的妇女以及作战的士兵外,成年的穆斯林必须严格把斋,不吃不喝,不吸烟不饮酒等,直到太阳西沉,人们才进餐。斋月期间,白天一般餐馆是不准营业的。只有部分餐厅营业,他们将全落地玻璃门窗用报纸贴上,从外面就看不到里面了,就这样半公开的营业。

斋月期间项目的施工时间必须随之改变,本来就进度赶不上,现在白天主要时间不能干活,只能时间后移,没办法,47度的高温可不是开玩笑的。变更后的作息时间是凌晨三点起床,四点出发,五点到工地,下午一点下班。宿舍的翻译小张就半夜2点起来吃饭后,再睡到3点和我们一起上班,为了尊重习俗,白天我们吃饭喝水都背着老巴们。

接到上级通知,巴基斯坦即将大选,计划5月23日进行冷滑实验,旁遮普省的各级领导及业主都要参加仪式。所有的施工进度都要往前赶,项目调整人员安排,集中力量进行左线施工,于5月16日完成18号站至26号站至停车场左线铺轨贯通,具备试跑车条件。线路是接通了,还有其他的工作要抓紧完成,土建单位也在整改,经常污染道床,项目积极沟通,组织专人左线沿线清理桥面杂物、紧固线路扣减、打扫卫生,往返巡查,确保线路通道。

胜利在望,每个人心里都有了底,笔者开始带着八九个老巴进行后续的道床清理,凿除伸缩缝中的木板。因为时间太久,而且夜间光线不好,大部分木板间隙都灌满了混凝土,凿起来进度非常慢,老巴们的施工效率最高是9点半之前,再往后就越来越慢,不吃不喝进行体力劳动,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只好让人两两一组,再分一个人做些打扫的轻活,一个小时换一个人打扫。跟着我的两个主力已经不来上班了,留下来的勉强是几个流程都懂的。

最后的十几个伸缩缝被沿线收来的垃圾给压住了,清理垃圾的人员还没有到这个区间,时间不等人,今天必须完成这个工作,笔者站在道床上,扯着嗓子一阵激励的话语,也不知道老巴听懂了没,可能是被我的情绪感染了,全部动手和我一起搬起了垃圾,清扫出了凿混凝土的空间,哒哒哒,哒哒哒,三个电镐一起开工,灰尘四处飞扬,声音有种层次感,老巴仿佛手拿冲锋枪的战士在冲锋一样,最终,提前一个小时完成当天的工作,老巴们兴奋的跳了起来。

5月23日下午15时,在ALI TOWN停车场,旁遮普省首席部长高级顾问、前拉合尔市市长哈桑登上电客车进行冷滑试跑,运行30分钟后到达18站,圆满完成冷滑试跑。他在18站大厅发表重要讲话,高度赞扬了中国企业为巴基斯坦轨道做出的巨大贡献。现场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中国巴基斯坦友谊万岁!

很可惜,这一幕笔者没有亲眼见证,在前一天回国了。坐在飞机上,突然想起了现场的老巴们。我还记得每天下班后围着我要看考勤的急切样子;我还记得告别那天老巴们不舍的表情,虽然我在现场喊他们最凶;我还记得给他们买矿泉水他们要喝美年达的小孩子劲儿;我还记得他们遇到问题一口一个“BOSS、BOSS”的叫着的画面;我还记得风沙和大雨中他们没有躲藏仍恪守岗位的形象。

飞机终于起飞,巴基斯坦的地面越来越远,直至钻进云层再也看不见了。再见了,可爱的老巴们!再见了,巴基斯坦!